?樂天行動派午餐分享會50期 |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院慶五周年特輯

她從中戲畢業,去敘利亞領獎時感受到了當地居民的熱情好客,戰后在敘利亞難民營里看到了孩子們面對國人依然陽光的笑臉。

在2017年,她和團隊一起發起了敘利亞兒童救助計劃,為受災害的殘疾兒童捐獻義肢,并以此為基礎,在當地建立肢體康復中心,擴大到其他阿拉伯國家。

本期我們邀請到深圳國際公益學院EMP8期校友,“一帶一路”敘利亞兒童救助計劃發起人崔雅妹,來分享她的公益故事。

?

以下為崔雅妹發言實錄:

各位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公益網校的各位朋友們,大家好!非常感謝樂天行動派午餐會的邀約,很榮幸和大家有機會分享我們的國際項目—敘利亞兒童救助計劃。很高興能夠在這里和大家認識,成為朋友,以后我們有機會多多交流。大家可以通過這個視頻了解我們的敘利亞殘肢兒童救助項目。

?

當地人熱情的拿出最好的東西招待我們

說起我和敘利亞的淵源,就要追溯到2005年。我第一次以文化使者的身份到了這個有著一萬多年歷史文化的國家,第二次是以領獎者的身份出行了敘利亞。我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以后一直從事著相關的工作,那個時候公益離我實在是很遙遠,再后來我拍了一個電影,很榮幸的在敘利亞獲得了第十五屆的大馬士革國際電影節的表彰獎。

在第二次訪問敘利亞期間,我有幸去參觀了大量的城市、遺跡、宗教場所和居民區,那時候對敘利亞就有了深刻的了解和認知。敘利亞沒有高樓大廈,沒有像我們北京那么繁華,有點兒像中國二三線城市的樣子,但是熱情好客的敘利亞人民留給了我深刻的印象。

記得有一次在去帕爾米拉的路上我們碰到了一戶人家,她知道我們一行三人來自中國,就特別強烈的要求我們進屋子里去坐一下,等我們進去坐下后短短幾分鐘,她就擺了一桌子吃的喝的,家里有的東西都拿出來了。我看陳設應該是一個低于普通老百姓收入的家庭,我可以想象到她一定是把所有的食物都拿出來和我們分享了,走的時候她還堅持送了我們自己做的一些工藝品作為禮物,友善實在令我感動。

?

約50萬孩子在戰爭中淪為孤兒

在我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之前,我想和大家稍微說一說敘利亞,它大概有13000年的歷史,它是人類農業最早的起源地,字母文字誕生的地方,音樂樂曲最先也發現在此;世界上的第一張支票曾經在大馬士革流通,大馬士革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首都,它不間斷的被人類當作首都,居住在這里長達4700多年;這里有人類最早的學校。

戰爭爆發前的敘利亞人口大約有2200萬,人均GDP約5100美金,國家經濟增速達6%,聯合國的評比他們是中東地區安全方面第一名的。敘利亞本國接受周邊國家的難民當時是超了800萬,那是2011年之前。

戰爭開始后,貨幣貶值了40倍,物價上漲14倍左右,基礎設施毀壞了近70%,2600萬間房屋損毀,糧食減產超60%,700萬人因嚴重的營養不良,極端貧困人口達到了60%。9年戰爭后的今天,敘利亞一半以上的人口被迫逃離家園,成千上萬的兒童在戰爭混亂中失去了親人,大約50萬的孩子淪落為孤兒。2011年至今,大約有15000名孩子被奪去了生命,大約有9萬多名孩子沒有食物,60%的孩子們沒有地方上學。

?

難民營里的人不用擔心會有炮彈從天而降

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朋友有沒有去參加過有敘利亞的難民營,我去訪問過約旦的敘利亞難民營,整個約旦大約有140萬難民,我去的那家在2012年開始建設,約有8萬人在難民營里。

當時為了制約難民隨意流動,難民營的四周都是鐵網制成的高墻,難民營里像極了一個很大的鎮子,有小賣部,有街道,有很多的孩子。我們在一個面包車里遠遠的看見幾個小男孩在揮舞著中國功夫,使勁揮著雙手,對著車里的我們用蹩腳的中文說著“你好”,目視著我們的車離他們遠去。

那里的每家每戶的小房子的周圍全部是用鐵皮做的,冬天很冷,夏天很熱,但是生活在那里的人不用擔心會有炮彈從天而降。在難民營的一個大廳里有很多人在排隊領取當日的伙食,每個人每天有四張餅,每家每月有28美金,可以在小賣部消費,每個星期大約有80個孩子降生。當時我們碰到了一個老爺爺,他說如果每天能夠有6張餅他就能吃飽了。

我要用什么語言來形容我在那里的心情?無比的傷心和沮喪。我以為我看到的他們會有著怨恨和憤怒的眼神,但我看到的他們,卻是看見我們后,本是木訥的臉上突然就綻放著特別特別陽光的微笑,因為他們知道我們來自于中國。他們吃的那些大米上面就寫著“中國援助”。

那個時候作為中國人的我無比驕傲,更有一種使命感,那就是我們中國強大了,我們更要幫助這個世界上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我們希望我們的國民能夠在關注國內發展問題的同時也能夠放眼世界,說到底,我們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同一個藍天下。

?

國際項目代表的是國家和人民

那次拜訪對我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我想幫助他們,力所能及的為他們做點事兒,我特別希望看到有一天我們中國人也可以在公益慈善的舞臺上做很多幫助別人的事情,做著了不起的公益事業,做著不僅僅為“自己人”而做的或大或小的貢獻。所有的國際項目都不是某個個人,而是代表著你的國家和你的人民,他們只會說“謝謝中國,謝謝中國人”。

在難民營的孩子們比較起在敘利亞當地的孩子來說已經是非常幸運了,這些在敘利亞的孩子們全部被困在那里,因為敘利亞自身復雜的政治問題,很多慈善組織無法進入敘利亞,來自西方國家的國際救助項目也無法落地實施救助。因為中國和敘利亞的友好關系,我們的項目非常罕見的在敘利亞合法的給孩子們提供著幫助。

我還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中國和敘利亞的關系,中國和敘利亞之間的友好往來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古代的絲綢之路交匯點就是敘利亞的帕爾米拉。近代以來,新中國的成立,敘利亞是最早承認我們國家的阿拉伯國家。有人會問敘利亞對中國有多重要,中國在安理會上使用了近半數的否決權在敘利亞問題上。

當時在開始運作項目的時候,也沒有想到我們的項目和國家對外政策高度一致,我們也倍感幸運國與國之間,民與民之間能夠如此的唇齒相依!

?

我們是聯合國認可的敘利亞境內最權威的假肢援助康復機構

在經過一段時間慎重的考慮,為了更好的執行我們的項目,我于2017年加入了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兩年的時間里,在各位非常優秀的老師帶領下系統地完成了學習任務,受益匪淺!上周也是我們學院成立的五周年,歡迎更多的人來我們學院和我們成為同學,成為校友。

在我們團隊不斷努力之后,我們的項目于2017年6月份得到了國家民政部的批準,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作為我們的合作方,在同年九月份正式開啟了在國內征集善款,用在救助敘利亞行動的項目上,一共籌集了超過一千萬的善款。為了防止政治因素介入,我們在立項之前已經決定我們的受助對象僅開放給兒童和婦女。

我們的項目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對敘利亞兒童的假肢救助。我們通過采集大數據和敘利亞政府的推薦意見,決定了向敘利亞兒童提供假肢。

我們派了中國假肢工廠的三名技師奔赴敘利亞,進行假肢安裝之前的采集數據工作。因為所有的援助產品都在國內生產,所有技師回北京后又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了生產、運輸的工作。

在第一次完成了24名兒童假肢安裝后,我們遇到了很重要的項目挑戰,因為有的孩子經過測量到安裝后時間比較長,尺寸就產生了誤差,為此還需要花時間重新調整尺寸。我們為了這個事情經過了幾次磋商和研究,決定下一步的援助計劃是修建康復中心。

目前合作的模式是中國提供假肢零部件,所有其他的零部件和安裝在敘利亞當地完成。這樣一來極大的壓縮了成本,縮短了患者等待的時間,讓我們的項目在降低成本的基礎上用最短的時間讓患者可以接受假肢援助。

我們在敘利亞的第二家康復中心也在籌備的過程當中,應該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接待我們的小朋友,為他們安裝義肢了。

現在我們援助的康復中心已經可以完全自己自足的完成所有有需要的孩子的假肢安裝,并提供后期康復的治療工作。康復中心的治療效果還得到了聯合國的認可,把它當成在敘利亞境內最權威的假肢援助康復機構。

我想把義肢換成錢給媽媽買吃的

有一個安裝義肢的小朋友寫了一個我的搭檔的名字“明明”,他是13歲的瓦爾德,通過項目安裝了雙手,現在他可以自己寫字了,大大的提升了生活的自主能力。在此之前他等待了四年之久,現在他終于擁有了雙手,可以寫字給他的媽媽,也可以去上學了。

這是我們的一個項目在舉行的答謝會,得到了中國和敘利亞兩國大使的鼎力相助,圖片是在大馬士革拍攝的。

我們的康復中心現在有了七名工作人員,其中一名是我們曾經資助過的身患殘疾的青年,得到了我們的資助后,決定留下來學習假肢的安裝和相應的康復工作。這位正在做假肢的年輕人只有右臂,他是我們資助的青年,留在我們的康復中心當義工。

我還想和大家分享另外一個小故事。一位小朋友知道我們捐給他的義肢的價格以后,他就跟我們說,叔叔阿姨,這個義肢可不可以不要給我裝,我想把這個義肢換成錢,把這個錢拿給我的媽媽,因為我們家沒有油,沒有電,什么東西都沒有,我們吃不飽,我想我的安裝義肢的錢換成錢,這樣我媽媽可以多吃一點兒,可以吃飽一點兒。每天每天都有很多很多這樣的故事發生在敘利亞。

?

每個月要救助1700多個極困家庭

我們項目的第二個部分是敘利亞極困家庭的生活補助,這一部分是針對孤兒寡母的家庭。在敘利亞,只要你是年滿18歲男性到44歲的男性,在國家戰亂時必須要服軍役。十年戰亂,讓很多的家庭永遠失去了收入主力,很多人都在戰亂中失去了生命,留下了沒有任何生產力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我們會在了解情況后,為類似這樣的家庭每月提供20-25美元的援助,幫助他們有基本購買面包的收入。

項目初期援助了幾百個家庭,現在發展到了每個月要救助到1700多個困難的家庭,數字還在不斷的增加當中。其中的一些家庭因為孩子多,生活很困難,恐怖組織就利用這個弱點,和這樣的貧苦家庭談條件,他說你的孩子跟我走,我就付你50美金每個月作為收入,如果孩子夠大了就幫我們去扛槍上戰場,如果孩子很小,還扛不動槍的時候,可以做一些后勤的工作。我們得知了這樣的情況后,就會去找這樣的家庭的媽媽商量說,我們會給你提供同樣的錢,我們給你50美金,你寫一封保證信來確保你一定會保留下你的孩子,不會把孩子交給恐怖組織帶走。

?

為籌集防疫物資而奔走

2020年,我們的項目遇到了更加艱難的挑戰,全球爆發了大規模的疫情,敘利亞在3月份也發現了疫情的案例,逐漸的,敘利亞整個國家也被疫情給吞沒了。當時高達70%的醫院建筑已經毀了長久的內戰當中,剩下30%的醫院不堪重負。物資緊缺,不能為醫生護士提供應有的安全防護措施保障,全國剩下一片混亂。因為內戰原因,很多醫生和護士都已經離開了敘利亞,到了歐洲或者是加拿大美國,因為疫情中沒有正常的防護用品,大約幾百個醫生因此葬送了生命。

為了參與到保護剩下的醫護工作者當中,我們臨時又開始為籌集防疫物資而奔跑。非常感謝和我們合作的團隊和為此提供幫助的同學,我們籌集到了5噸以上的救援物資,及時地捐贈給了敘利亞衛生部。其中就有我們深圳國際公益學院的幾位同學朋友給我們捐助了一些他們籌集來的醫生護士的防疫用品,非常感謝大家!

受戰爭、疫情雙重影響,近三個月來,敘鎊大幅貶值,居民生活水平持續下降當中,敘利亞平均工資的水平從400-500美金降到了只有15-20美金,每個家庭現在至少需要100美金的收入才能保證溫飽問題,這種巨大的落差,讓當地人對自己的未來心灰意冷,萬念俱灰。

至于我們,千里之外,萬里之外,他們的經歷似乎離我們很遙遠,如果我們也要經歷一樣的過程呢?我們也經歷了很多的不幸,經歷了可怕的疫情蔓延,讓我們不斷變強大的難道不是希望嗎?希望來自于你的祖國,你的親人,你的朋友,還有你自己的不放棄,你希望世界不會放棄你。

?

感謝所有的好心人給了他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在中國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們收到了一些珍貴的救援物資,這些物資來自于我們曾經救援過的朋友們,孩子們,他們說“中國加油”。

11月15號,我們國家統一供暖了,有冷一些的省和城市在更早以前已經有了暖氣,但朋友們知道嗎?敘利亞孩子們的冬天更多的時候是在沒有電,沒有石油,沒有暖氣的冬天度過的。前兩天我們需要委托一位朋友去衛生部取一份文件,我們得到的答復是,他很愿意去,但是車里的油不多了,明天孩子們還需要接送上下學,僅有的加油站也因為限量加油而排起了長龍,他需要找到石油后再去衛生部。大家要知道,敘利亞可是曾經的石油出品國,會出口石油給其他的國家,我們中國以前也接受過敘利亞的出口石油。

我們經常和敘利亞的朋友通電話,這兩天天氣變冷了,冬天也變的越來越長,敘利亞朋友的孩子們只能和衣休息,白天在家里也需要穿著出門穿的外套保暖,日子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的數著過的。

一位敘利亞的朋友跟我說的一段話,我想拿來和大家分享:

“我相信在敘利亞發生的一切從未在任何地方發生過,它是人類所遭遇到的最壞情況的各種的組合,我看到了大多數人無法想象的事情,燃燒著的尸體,遭受化學武器折磨的孩子,哭泣的母親......我失去了家人和朋友,在我無法繼續下去的時候,我收到了遙遠的你們的問候,感謝所有的好心人給了我希望和我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謝謝大家,歡迎更多的朋友能夠加入到我們項目來,為我們出謀劃策。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