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調查背景

?

2020年,在新冠疫情肆虐之下,“ 危 ”? 和 “ 機” 猝不及防地波及到公益行業。其中以依賴外部資助的執行型公益機構為最。在突如其來的巨大挑戰面前,公益組織的項目怎么推進? 資金怎么保障?團隊怎么維持?基層公益組織對外部有哪些新的期望與需求?

?

為此,中國發展簡報于2020年4月,聯合14家公益組織開展了一次線上調查,并于2020年5月27日正式發布《2020疫情下公益組織的挑戰與需求調查報告》。報告呈現內容,為社會各界了解疫情下公益組織的困難和需求,推動社會相關方對公益組織的支持起到了積極作用。

?

然而,時隔一年之后的2021年,公益組織面臨的困難和需求發生了哪些變化?

?

為此,中國發展簡報再次聯合(以機構首字母為序)安徽益和公益服務中心、北京協作者社會工作發展中心、長沙市愛樂社工服務中心、成都匯智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甘肅興邦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廣西愛心螞蟻公益協會、南昌益心益意公益服務中心、深圳市圖鷗公益事業發展中心(NGO2.0)、陜西婦源匯性別發展中心、上海映綠公益事業發展中心、四川海惠助貧服務中心、云南連心社區照顧服務中心等各地領軍公益組織,共同發起《2021新冠疫情后期公益組織困難與需求》問卷調查。

?

本次調查從2021年3月17日到3月28日,共收集410份問卷。剔除11份無效樣本后,本調查報告的數據分析與結論來自399份樣本,其中服務型公益機構樣本331份、樞紐型公益機構樣本46份。

?

?

需要說明的是,本次調查主要針對本土中小執行型公益機構,同時,由于西藏、貴州和天津沒有樣本,上海、廣東、四川等地區的樣本量也較當地公益組織總量占比較低。因此,調查結果存在一定局限性,不能反應資助型基金會、大型公益機構和國際駐華NGO的情況

?

更重要的是,本次調查初衷不為學術研究,只是希望通過調查及分析報告,多角度呈現一線執行型公益機構面臨的生存困境與訴求,增進公益組織間應對挑戰的互動與交流,并推動和改善政府、社區及資助方對公益組織的理解與支持。

?

?

要點掃描

?

本次調查結果顯示,新型冠狀肺炎疫情對于中小服務型公益組織產生了較為強烈的負面影響。

?

參與調查機構的特征:

團隊規模主要在30人以下,其中10人以下為主;

機構以直接面對社區的服務型公益機構為主,樞紐型公益機構次之;

機構最主要資金來源是政府采購服務項目;

其次是國內基金會的資助。

?

在疫情對執行型公益機構的影響程度方面:

80-85%的執行型公益組織表示能挺過此次疫情;但有15-20%的公益機構受到很大影響,將難以堅持下去;有15-20%的公益機構甚至可能已經關閉。

?

疫情對公益組織實際資金收入影響方面:

與去年同期相比,28.8%的機構收入減少了50%以上,其中有11.3%的公益組織甚至減少70%以上;不過仍有24.8%的機構沒有減少,甚至有所增加。

在公益組織對今年的資金收入預期方面:

近50%的反饋者表示悲觀,即機構收入將大幅減少,但仍能維持下去;有35%的機構表示正常,即機構收入與去年持平,維持下去沒有問題;極度悲觀者和樂觀者均為少數,占比不到5%。

?

在對外需求方面,中小服務型公益組織同樣期待:

1). 政府能夠增加購買公益服務的投入;

2). 政府能出臺更多的鼓勵與優惠政策;

3).資助方在資金使用方面給與更多的靈活性;

4).基金會增加資助力度。

?

本次疫情不僅給公益組織帶來資金和項目運作等方面的困難,還在弱勢群體的需求和公益服務方式等諸多方面產生了巨大變化。

?

面對這種新變化,一方面,公益機構自身需要與時俱進地自我調整和完善;另一方面,政府相關部門和資助機構也應該充分認識到公益機構在識別弱勢群體,并對弱勢群體提供精準服務與支持方面的獨特優勢與技能,增加對公益組織的支持力度,并賦予這些公益機構適應新環境的政策空間和靈活性。當然,整個公益生態的改善,離不開行業內所有人的努力。

?

?

調查發現

?

一、主要資金來源與去年同期相比

?

相同的是:

1).政府采購服務收入占資金來源的63.7%, 為中小執行型公益組織最主要的資金來源;

2).國內公益資助機構資助占資金來源的46.9%, 為第二大收入來源;

3).資金來源排第三和第四位的分別是眾籌和企業資助,分別占38.6%和24.3%。

?

?

這種排序與2020年4月的調查結果(68%、43.8%、31.7%、21.8%)完全一致。且比值也相近。

?

那么,這種資金來源排序及占比在不同類型和不同地區執行型公益組織中是否有差異?調查發現有一定差異,但偏差不大。比如:服務型和樞紐型公益機構的前兩項資金來源相同,且前后兩類來源所占比例差距都較大。

?

不同的是

(1)?政府采購服務在樞紐型公益組織中的比值高于服務型公益組織。這可能是有的樞紐型公益機構受委托幫助協調該地區的服務采購項目等緣故;

?

(2)?國際資助進入樞紐型公益組織的第四資金來源,而在服務型公益組織中并非如此;這可能是近年來國際公益機構的資助由服務型公益機構向樞紐型公益機構轉變的反映。

?

此外,在不同地區之間“政府采購服務、國內公益機構資助、眾籌”基本都是排在前三的資金來源。但各地的排序和比值差異有所不同。比如,在甘肅和北京,國內公益機構資助均排在首位,而政府購買服務則排在第二和第三位。以此同時,在北京的樣本中,自營收入超過政府購買服務收入進入到第二位。不過這幾項收入來源的比值差距都不較小。且類似的差異性在發展簡報2020年的調查中也有體現。

?

二、疫情對執行型機構的影響程度

?

相同的是

此次調查中影響程度前三位的排序與2020年4月的調查結果(49.9%、25.9%、14%)完全一致,且比值也很接近。可見,疫情對執行型公益組織的影響程度即便一年過后來看也是類似的。

?

?

那么,這種影響程度在不同類型和不同地區執行型公益機構中差異如何?

?

不同的是:

疫情對服務型和樞紐型公益機構的影響程度很相近。疫情對不同地區執行型公益組織的影響程度也很類似,在主要樣本地區中,只有江西略有不同。

?

為驗證疫情對執行型公益組織的影響程度,本次調查又同時設計了另外兩個單選問題,讓反饋者估計疫情導致已經關閉和今年內將要關閉的公益機構約大概占多少比例。調查發現:沒有一個選項的贊成者超過30%,且“不知道”選項在兩個問題的回答中比值均為最高。

?

此項調查發現:80-85%的執行型公益組織將能挺過此次疫情,但有15-20%的公益機構受到很大影響,將難以堅持下去。

?

三、疫情對公益執行型機構影響的維度

?

相同的是:

一年之后,人們對疫情對公益組織影響維度的看法與上年的調查結果仍然一致,即項目開展困難最大,資金困難次之,外部運作環境困難居第三位。這三個選項的比值都比較大,且遠遠高于其它選項的比值。說明反饋者對這些選項的認可度較高。

?

不同的是,在資金困難和外部環境困難方面比值上升幅度較大。

?

四、疫情對執行型機構在資金方面的影響

?

疫情對執行型公益機構資金方面的影響主要通過“調查時段的實際收入與去年同期相比”和“對今年資金收入的預期”兩個層面來考量。調查顯示:

?

1)到3月底的實際收入與去年同期相比:

?

A.28.8%的執行型公益機構減少了50%以上,其中有11.3%的公益組織甚至減少70%以上。

B.27.8%的機構減少了30-50%。

C. 只有24.8%的機構沒有減少,甚至有所增加。

?

具體信息見下圖:

?

(2)?對今年資金收入的預期:

?

A.近50%的反饋者表示悲觀,即機構收入將大幅減少,但仍能維持下去。

B.但有35%的機構表示正常,即機構收入與去年持平,維持下去沒有問題。

C.非常悲觀和樂觀者均占少數,分別只占4.3%和1.5%。

?

具體信息見下圖:

?

調查發現:總體上實際收入與去年同比和對今年收入的預期,在不同類型和不同地區執行型公益組織之間并無大的差異。只是樞紐型公益組織的情況比服務型公益組織略好一些;在地區差異上,江西的情況較其他省份也略好些。

?

(3) 疫情對資方渠道的影響:

?

為了解疫情對收入來源的影響,本次調查還設計了兩個問題,要求反饋者提供收入增加和減少最多的三個來源的信息。結果顯示:增加最多的前兩個來源是“政府購買服務”和“國內公益機構資助”;而減少最多的前兩個來源也是“政府購買服務”和“國內公益機構資助”。說明這兩個資金來源仍然是執行型公益機構的主要渠道,但資金的絕對值較上年有較大減少。而來自企業的收入無論是排位還是在絕對值方面都較大減少。

?

閱讀報告原文

?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