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Your crappy chair is not a badge of honor

作者:Vu

編譯/Lynn

*內容僅代表原作者觀點

?

?

在我們這個圈子里,有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似乎每一個組織的負責人,甚至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個關于“破椅子”的故事。我自己組織里也有一把破椅子,上面有很多洞,我拍了張照片發到了網上,得到了一大堆充滿同情和“俺也一樣”的評論,同行們有的告訴我,他的椅子一年前就少了個輪子,他還跟別人調侃說他是在用這把破椅子鍛煉自己的核心肌肉群(要在上面坐穩顯然需要你腹部發力);有的告訴我因為她那把趁著銀行搬家時搬來的椅子用得實在太爛了,搞得理事會都看不下去,硬是強迫她再買了一把新椅子;還有人回復我說他就是公益圈的斯巴達克斯,就是那個在古羅馬時期帶領奴隸起義的義軍領袖。

?

當然,我也收到了這樣的評論,有人寫道:“顯然你是在為一個可惡的吝嗇鬼工作,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有權利保證自己在工作場所感到舒適,讓人使用這種破椅子是可恥的。”我回答說:“好吧,考慮到我就是自己組織的負責人,你說的可能才是對的。”

?

這把老舊的、搖搖晃晃的、纏著膠帶的破椅子,對我們許多人來說,不僅僅是一種有趣的體驗,還是一種自豪感。正如Fuse Social的首席社會企業家Bonnah所說,“這似乎是某些人的榮譽徽章”。

?

——這也正是我們今天要指出的問題所在。

?

?

我們這個行業的很多人都為公益人能夠在擁有最少和最低質量資源的同時,為各自的社區或者領域實現令人驚嘆的公益性成果而感到無比自豪。我們還以沒有“浪費”資金、保持較低的“管理費用”、向捐助者和資助者表明我們是這項工作的“負責任管理者”而自豪。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在會議期間會想要順走那么多簽字筆,以及為什么我們會說“我們是100%志愿者經營”和“每1塊錢的9毛5我都能直接交到受助群體的手里!”還有“看看這件我清倉時花20塊錢買的襯衫!它原價是200塊錢,但是一只袖子比另一只長了兩寸!”

?

還有比這走得更遠的。不久前我還聽說一個社區領袖成立了一個組織,在25年的時間里用它來幫助社區,他本人從來沒有拿過薪水,現在他的生命即將結束,他卻沒有任何存款。

?

我得承認,作為一種個體選擇,這種精神的確讓我們感動。但是,站在行業角度這樣是不行的!我們必須擺脫這種“鼓吹和拔高資源稀缺和自我犧牲”的心態,這種心態放大到整個行業里是不好的,這里有幾個原因:

?

“反向攀比”降低工作效率

?

攀比是一種奇特的心理,會發生在各種地方。這種過度追求自我犧牲的心態蔓延起來,人們可能就會去比較“誰過得更慘、誰更能吃苦”。今天你秀一把自己的破椅子,明天他展示一下他們的破打印機,后天再有誰宣傳一下自己的破門窗、破桌子、破文件柜……講真的,與其說這是在顯示自己的物質條件艱苦,倒不如說這是在炫耀自己組織的破職業發展制度、破工資標準,以及破員工待遇。而那些原本設備待遇不錯的組織面對這種情況哪里還敢吭聲,大家都在比慘,誰還好意思去提供更好的工作環境?

?

然后,當辦公室里沒有合適的軟件、設備、培訓和人員配備,那意味著什么?我們真的很能吃苦,沒錯,但我們也極有可能無法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的潛力。連自己都沒照顧好,怎么可能保持在一個最佳的工作狀態中?連把正經椅子都沒有,一旦受助群體的需求不再是體力活兒或者直接捐錢捐物的類型,要用什么去應對和解決?

?

?

固化社會對公益組織的無知

?

不要以為頻繁展示了那把破椅子后,社會公眾就會感動得淚流滿面然后開始集體呼吁提升公益人的基礎待遇。事實上是,如果你很喜歡坐在一把破椅子上,那社會可能不僅十分樂意讓你這么做,而且還希望公益領域的其他人也最好都這樣做,也就是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咬牙去做那些關鍵的工作。

?

公益行業常年要面對來自社會的刻板偏見,很多人對公益事業的運轉方式和需求一無所知,理解只停留在很膚淺的階段,理所當然地認為公益人不應該有體面的待遇,不應該拿工資,就應該吃穿用最差的東西然后去四處奉獻。這種風向下我們難道還要提供更多素材幫助他們加深這種誤解嗎?

?

破壞整個公益組織環境

?

如果你有一把破椅子,而我卻有一把更好更貴的人體工程學辦公椅,那相比之下咱們誰更該得到捐贈、誰又更該被質疑呢?——答案是根本看不出來,有破椅子的組織不一定就有更好的成果,買好椅子的那位可能是因為常年辛苦工作得了腰椎間盤突出。但照片拿出來一對比,捐助者們可不一定考慮那么多、那么細,他們可能就會覺得膽敢用人體工程學辦公椅的很過分。這是因為人們習慣性不會把公益人所擁有的東西和盈利機構里的東西相比較,他們只會在我們公益行業內進行相較,否則他們就應該能看到公益人的資源和其他領域比起來有多么巨大的差異:和谷歌的工程師們比起來,我們的“站立式”辦公桌實際上只是一個塞滿宣傳物料的破紙板箱,上面顫巍巍地放著我們那早該淘汰的電腦顯示器。

?

這種比慘心態很可能降低人們對公益組織以及公益人這個職業的尊重。對于我們中的一些人來說,坐在一把用磚頭固定的椅子上可能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但是想象一下,一個投資者、捐贈者走進來看到你這工作環境,你確定這把椅子能傳達“本機構是非常負責任和足智多謀的”這樣的信息?可能對某些比較感性的人來說是的,然而,對于其他人來說,特別是那些擅長進行評估分析、期待擴大影響力的大資助方來說,你傳遞的信息可能是“本組織顯然只能慘淡經營,再過一陣可能就解散了”。雖說資助是一種慈善行為,但畢竟也不是在撒錢,如果打造不出積極的形象,你怎么還能指望很多人來為這項工作進行更多投資呢?

?

?

損耗不必要的健康和時間

?

糟糕的辦公環境顯然是會帶來大量健康問題的。破椅子會導致背部問題,辦公室照明不良會導致眼睛疲勞,古老的破電腦會隨機死機,然后氣得你血壓升高。公益人已經放棄商業領域的高薪了,就不要再讓人家來無意義地損耗身體了。

?

再有,不提供合適的辦公基礎設施和人力資源,可能會在短期內會節省組織的資金,但從長遠來看,我們最終是浪費了大量的時間,這些時間本可以用來更好地幫助別人,但我們卻可能花了更多時間去淘換二手打印機、修理破柜子,還有處理辦公室的蟑螂問題。

?


?

公益人要思考一下這件事:因為所有這些提到的和其他沒提到的原因,你的破椅子不是榮譽徽章。這種普遍稀缺和犧牲心態在我們的行業中根深蒂固,影響到所有人有效地開展工作。個人的犧牲是偉大的、利他的、令人敬佩的,但這并不是值得驕傲并推廣的。這種心態導致了員工待遇低下、缺乏專業發展、糟糕的組織關系管理和其他各種系統的運轉,它讓更多公益人精疲力竭、健康透支,還可能弱化他們努力的價值。

?

所以,讓我們從椅子開始,停止這種心態!這不是說公益人應該開始變得奢侈,我們誰都不需要一把好幾千的椅子,但一把體面、實用、專業的椅子并非不可理喻。當你努力改變世界的時候,你和你的同事的屁股都應該坐在一張舒服的椅子上。

?

原文來源:

https://nonprofitaf.com/2017/10/your-crappy-chair-is-not-a-badge-of-honor/

?

?

*為保持文章連貫性,編譯過程中有刪減